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>信息公开 >>环境管理 >>宣传教育 >> 臭氧攻坚战: 肆虐全球七十载,蓝天下的老...

臭氧攻坚战: 肆虐全球七十载,蓝天下的老恶魔


作者:南方周末   来源:   发布时间:2020-08-12 17:14:27   阅读数:800


这个夏天,一场狙击战在各地悄然打响。

2020年7月1日凌晨,江苏如皋,一辆白色移动监测车行驶到磨头镇邓高西路附近,监测屏幕上的曲线突然提示异常。

导致异常的是一类叫做挥发性有机物(VOCs)的物质,它们是大气污染物PM2.5和臭氧的前体物之一。常见的VOCs有甲苯、二甲苯等,包括人为源和天然源,人为源来自汽车制造、印刷、涂料、加油站等行业,天然源则来自植物释放等。

这些年,中国PM2.5得到了有效控制,蓝天变多,联合国曾评价“中国空气治理是可借鉴的范本”。但相当一部分城市陷入蓝天下的新困局。“在天为佛,在地成魔”,臭氧在高空中是“保护伞”,可以阻挡紫外线对地表生物的伤害,近地面的高浓度臭氧污染则会对人体造成危害。

臭氧攻坚战中,首要攻克的碉堡就是人为源的VOCs。作为众多攻坚手段中的重要一环,《挥发性有机物无组织排放控制标准》于7月1日起实施。

如皋生态环境局的执法人员通过排查,在当日凌晨开出一张7万元罚单,也可能是新标准实施后的全国首张罚单。

据了解,7月1日以来,已有杭州、太原等城市开了罚单,金额在2万元-20万元不等。“开罚”,这只是臭氧攻坚战的开始。虽然目前尚无证据证实臭氧本身在人体内累积,但长期的臭氧暴露会对人体造成一定程度的功能损害蓄积效应,比如肺功能损伤或呼吸道炎症。更令人忧心的是,臭氧与PM2.5协同的健康影响,是1+1>2。邓芙蓉团队实验发现,同样的颗粒物浓度,臭氧更高的环境中,颗粒物对人体危害也会增加。

臭氧浓度达到多少会对人体造成危害?至今没有准确答案。中国目前执行的臭氧二级标准限值为160微克/立方米,与世卫组织一致,也接近美国。不过,学界对特定群体进行臭氧健康危害研究时发现,现行的臭氧标准可能“过于乐观”。

邓芙蓉团队研究显示,即便臭氧浓度平均17微克/立方米,依然可以观察到臭氧对儿童健康的短期危害,包括肺功能下降、呼吸道炎症增加等。

不过,臭氧浓度影响人体健康的临界值是否需要进一步改变,个案的研究只能作为参考,“限值需要基于大量的流行病学和毒理学数据研究,也要考虑现实因素,如经济、技术的可行性。”邓芙蓉分析。

同在江苏的徐州睢宁县,四通八达,集中了2500多家家具企业,沙集镇曾获“中国淘宝镇”等称号。

不过,这让睢宁县环境局局长孙超远头疼。2017年,孙超远从乡镇调到县环境局,第一年就收到了上百件投诉信访件,“都是关于家具行业的,油漆味重、扰民。”孙超远回忆,这些家具企业大多是十人左右的小作坊,“前店后厂”的粗放式生产,露天喷漆是常态。

2018年,在关闭一批“散乱污”、取缔了一批企业的喷漆工艺后,睢宁把确实有喷漆需求的450多家小微企业集中到一起,建立了5家集中喷涂中心,另有16家自行安装了污染处理设施。

因PM2.5浓度下降被网友晒图空气好“可以看见雪山”的成都,从2016年开始,多次邀请专家“支招”,分析成都臭氧污染成因和对策。

臭氧不再是局地的污染。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的数据显示,2019年,全国以臭氧和PM2.5为首要污染物的超标天数分别为41.7%和45%,二者“并驾齐驱”。进入2020年,臭氧攻坚从各地自发上升到全国行动,生态环境部印发的《2020年挥发性有机物治理攻坚方案》中,共有95个城市开展了行动。

疫情让这项经典理论在现实中呈现。2020年上半年,机动车、工业源排放大幅减少时,PM2.5浓度下降,但二次组分的占比在上升,局部地区的臭氧浓度也升高了。

不过,陆克定强调,控制区是个相对的概念。同一个地点,早上可能是VOCs控制区,下午就变成了NOx控制区。

中国NOx已经形成了相对成熟的减排路径,而VOCs的来源“成千上万”,相对分散,治理相对是短板,急需“重点狙击”。

雷宇分析,过去几年,对VOCs的认识和治理是逐步递进的。长远看,VOCs和NOx的协同减排是“无悔的选择”。

2017年《“十三五”挥发性有机物污染防治工作方案》明确了VOCs控制重点;2019年出台的《重点行业挥发性有机物综合治理方案》进一步梳理了措施;2020年推出的攻坚方案则从技术层面、监管手段上去支撑。“如果说此前是点状的城市探索,那么现在已经进入综合的国家治理阶段。”雷宇说。

2020年打响的VOCs攻坚战主要瞄准了石化等重点等行业。“这些行业特征鲜明,像石化行业,各个环节有其适宜的削减VOCs排放的技术方法,而工业涂装和包装印刷,可以通过最核心原料的替代实现减排,路径清晰。”雷宇分析,这些都是以前氮氧化物、SO2治理中没有的方法。

和此前的执法不同的是,这一轮狙击战中,“帮扶”成为关键词。7月之后,生态环境部派出168个工作组到58个VOCs排放量大、臭氧污染压力重的城市进行强化监督帮扶。

帮扶层层下沉。苏皖鲁豫成为国家大气污染治理的重点区域后,江苏省生态环境厅生态环境执法监督局主任科员黄忠泉介绍,江苏把重点放在了徐州、宿迁等苏北工业重地。7月1日后,江苏省环保厅调集了南通、淮安等地的执法能手,到徐州监督帮扶了一周。

除了工业企业,VOCs的生活源排放众多,包括汽油、油漆等。广东、江苏、山东等多省已经出台了鼓励夜间加油的方案,以江苏为例,晚8点至早6点在全省城区指定加油站加油可享受夜间2%的优惠,夜间加油还可以免费洗车。

      如果把臭氧污染防治比作一场战争,雷宇认为,国家层面综合治理,更关注宏观布局,几大战役在哪打、怎么打,而到了各个城市,需要关注对面有几个碉堡、几杆枪、多少门炮这些敌情细节信息,“从国家层面,不能说等到把细节全部摸清楚再打仗。针对一些重点的行业和环节,边打边摸索,把打法找出来,再举一反三。”